当前位置:交易者情感说谎被打脸是种什么体验 人为什么会说谎
说谎被打脸是种什么体验 人为什么会说谎
2022-11-24

每个人可能都有说谎的经历,但说谎被打脸的那一刻是非常尴尬的体验,关于人为什么说谎,其实有人也做出了解释,那么,说谎被打脸是种什么体验?人为什么会说谎?下面八宝网小编就来说说。

说谎被打脸是种什么体验

小时候为了交作业在作文书上找了一篇抄了。然后课代表改作业的时候当着所有人面问我是不是我自己写的,我说是。她说:你买的这本书我也有。

小时候偷偷看电视,我妈突然回来然后问我有没有好好写作业,我说有啊,然后我妈就去摸了一下电视机,哎怎么这么烫,我说了一句可能是发烧了吧。

小学运动会500米跑,和旁边的哥们说我是全校跑得最快的,然后一声发令枪响之后冲出去的一瞬间鞋掉了,跑回来捡鞋最后跑了倒数第一,全场爆笑。

有人约但是不想和他出去,找借口说太忙了出不去,然后和小姐妹逛街的时候碰到对方,尴尬得想原地挖个洞钻进去。

小时候抄答案,一个题好简单,答案上竟然只写一个字,我就抄上了。“略”

初中和同学去吃麻辣烫 然后跟我妈说老师给单独补课 然后我妈打电话感谢老师,然后我就没了。

小学每次开学没写完作业的借口都是“我弟弟把作业撕了”感觉老师已明白一切。

和女朋友说睡觉去了,结果峡谷相遇了。

人为什么会说谎

许多时候我们会发现某些人说谎就像喝水,脸不红、心不跳的,而且非常热衷于此,就像上瘾了一样,但不难看出,这种上瘾与我们传统意义上的上瘾又有许多不同。

对此,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解释,虽然大部分人对许多专业知识不尽了然,但不妨大胆思考,相比于酒瘾等其它瘾症,“谎瘾”无论是性质、成因、发展还是影响都有其特殊性。其它瘾症发作时大脑都会发出很明显的主动信号,比如,“我要喝酒”,且喝酒的动作他人可见,是一种“不喝就会难受”的主动瘾症,而“谎瘾”更像是一种“说谎了也不会难受”,且说谎的时候不易被人察觉的被动瘾症,应该说,后者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上瘾,而且,说谎的本意并不在于说谎本身,而在于说谎带来的“后利”,可能是物质上的,也可能是精神上的,其本质上是大脑在习得了“未被揭穿的谎言可以获利”这一模式后,通过调控生理反应,让说谎规避情感的监管和约束,使得大脑在各种诱因面前无意识的开启撒谎模式。

由于大多数时候有没有说谎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而“慎独”一直以来也都是圣人的标准,所以,如果不加以干预,随着面对诱惑的次数逐渐增多,撒谎的次数就会越来越多、频率也会越来越高,表现出来就像说谎说上了瘾。套用一个经典,这种“上瘾”本质上是“自我”的情感调节功能退化,使得“超我”有向“本我”滑落的危险,而人一旦被最原始的欲望所支配,表现在其身上的人兽界限也将随之模糊。

更加令人担心的是,主动瘾症大都有迹可循,因此,烟酒瘾有亲朋好友劝诫,赌毒瘾有法律法规制裁。而谎瘾天然的隐身属性则可以让其更加安全的萌芽、发展、壮大直至一发不可收拾。

在现实中,人们不仅没有“匹诺曹之鼻”,反而都戴着世俗的面具,因而绝大多数谎言可以说得了无痕迹,毕竟在没有掌握对等信息的前提下,谁也无法拥有一双“火眼金睛”来洞察一切。

美中不足的是,当前的专业研究,仍没有阐述脑杏仁核在说谎时的活动减弱是不是一个可逆的过程、有没有几率印刻到基因上去,这就让人无从推断成年人大脑对说谎的反应水平是不是还可以回复到新生儿那种纯天然的状态、那些爱说谎的人是先天基因遗传还是后天环境影响亦或是两者皆有。

应该说,每个人都说过谎,特别是从懂事开始到叛逆期结束这个阶段,或是因为害怕,或是因为自卑,或是因为欲望,等等。总之,客观原因有很多,但根子还是大脑本身,缺乏的是科学而坚强的自我意志。如果说以前因为不了解说谎而意识不到、克服不了、反思不深或者补救不及,现在摆在面前的四件事情则值得坚持做好:一是,每次都明确告诉自己有没有说谎;二是,尽量减少说谎次数;三是,每次说谎后要反思检讨;四是,努力抹平说谎带来的改变。

以上就是有关说谎被打脸是种什么体验,人为什么会说谎介绍,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继续关注。